您的位置:主页 > L绿生活 >被柏特拉点名指涉偷沙‧阿米鲁丁苏海米否认涉滥权 >

被柏特拉点名指涉偷沙‧阿米鲁丁苏海米否认涉滥权

2020-08-03作者: 164次阅读

被柏特拉点名指涉偷沙‧阿米鲁丁苏海米否认涉滥权(雪兰莪.沙亚南5日讯)被知名部落客拉惹柏特拉点名涉及雪州偷沙弊案的两名人民公正党州议员,即斯里慕达区州议员苏海米和黑风洞州议员阿米鲁丁週二出席雪州能力、公信力及特别遴选委员会(SELCAT)召开的听证会,否认他们涉及滥权,运用影响力影响雪兰莪州官联採沙公司Semesta集团(KSSB)把挖沙合约发给Double Dignity公司。目前是KSSB非执行董事的苏海米否认KSS B曾发出合约给Double Dignity公司,也不曾接获阿米鲁丁的支持信;而时任Double Dignity非执行董事的阿米鲁丁则否认他左右Double Dignity公司的决策。传召3人供证受传召的KSSB首席执行员万阿都哈林则澄清说,Double Dignity公司从来不曾向KSSB注册,公司不曾得到KSSB的挖沙工程合约,以参与雪州挖沙业。这项由SELCAT召开的听证会,共传召3名证人供证,由雪州议长兼SELCAT主席邓章钦主持,其他出席的4名委员为淡江回教党州议员沙阿里、公正党国际山庄州议员阿兹敏阿里、公正党美丹花园州议员哈尼查道哈和国阵伯马登议员苏莱曼。这项听证会的召开是为了厘清流亡海外的部落客拉惹柏特拉文点名苏海米和阿米鲁丁在2010年涉嫌滥权,影响挖沙合约发放一事。审核证人供词再对外公布SELCAT主席邓章钦声称,听证会委员会成员将进行内部会议,审核证人供词及所有文件后,再对外公布听证会对于SEMESTA是否涉及偷沙舞弊的总结。邓章钦对于一些单位及部落格在日前自称掌握偷沙证据,却未现身听证会一事表示失望。他在数週前已公开呼吁这些自称拥有证据者现身说法,但等至週一听证会结束后,都没有人站出来。针对SEMESTA是否涉及偷沙舞弊,SELCAT共传召3名证人供证。邓章钦在听证会结束后,召开记者会时也抨击一些人试图政治化SELCAT的角色,并强调SELCAT没有警方或反贪会的执法权。“一些国阵议员入稟法庭,挑战雪州SELCAT的法定地位,但另一厢却要求SELCAT协助调查这些舞弊案件,这不是自相矛盾吗?”他指出,SELCAT设立至今已有4年历史,过去曾审查多项舞弊案件。目前SELCAT共有7名成员,除了担任主席的邓章钦,还有4名来自民联的议员及两名来国阵巫统的议员。阿米鲁丁:不曾参与决策在听证会上第二个遭传召的阿米鲁丁强调,在他出任Double Dignity公司董事近两年期间,他只是挂名非执行董事,并且只是支领3个月,每月5000令吉的董事津贴,过后,他因觉得自己没有贡献而自动辞去董事一职。他说,他不曾参与Double Dignity公司的行政决策,也没有从雪州沙石管理公司(KSSB)得到挖沙工程。“我连KSSB的联络电话都没有。”他指出,他曾在2010年遭反贪会传召,而他合作前往录供,反贪会迄今没有进一步行动,这已证明他的清白。他说,在他出任Double Dignity公司董事期间,在2010年4月,另一董事苏海米向他透露,公司要进军沙巴的农场活动。“我是曾接获Double Dignity公司老闆阿南的一封信,指要参与挖沙工程。当时我说一切必须依据程序。可是过后,苏海米却说,这个计划并没有落实,而我也要求阿南收回函件。”他认为,指控他涉及偷沙是一项恶意及蓄意破坏公正党名声的举动。指Double Dignity不曾竞标KSSB首席执行员万阿都哈林说,Double Dignity公司不曾向KSSB注册,以参与雪州挖沙业;该公司也不曾得到KSSB的挖沙工程合约。“基于该公司不曾提出竞标申请,因此,也就不存在支持信的问题。”他说,KSSB拥有绝对的权力决定把合约发放给谁,因为KSSB是挖沙准证持有者。没注册参与雪挖沙业不过,他强调,任何在KSSB範围以外的挖沙或偷沙工程,并不在KSSB的权限内,KSSB只能劝告本身的承包商不要进入这些範围。他解释KSSB工程合约的发放时说,涉及政府土地或政府相关公司的土地,KSSB会先向技术部门提出申请,然后再向土地局申请;如果土地局批准,就会发出准证给KSSB,KSSB即会登广告委任承包商,有意参与的承包商必须先到挖沙工地视察,过后再提呈标书。“KSSB会从标书的竞价价格、技术层面等进行评估,然后由公司行政部决定把合约发给谁。”他说,有意获得挖沙工程的承包商都可以向KSSB注册,可是遴选承包商的过程是属于KSSB的权力。在提到利润分发时,他说,若是涉及政府土地或政府相关公司土地,承包商只是负责开採、挖沙,洗乾净之后的沙属于KSSB所拥有,这与挖掘河沙不同。“挖掘河沙的承包商在交一笔款项给KSSB之后,沙就属于承包商所有。”万阿都哈林在冗长的约一小时的供证中,出示KSSB从2008至2011年的财务简报及2012年的预算财务报告。他在听证会委员的要求下,唸出10家公司的承包商及将承包商名单提呈给委员会。鼓励非法挖沙公司加入KSSB万阿都哈林说,KSSB有鼓励非法的挖沙公司加入KSSB,以合法化挖沙,这可能是公司业绩续取得跃升的原因之一。“其他的原因尚包括沙石价格在2010年上涨,以及公司的良好管理、修正政策、允许承包商以本身的方式挖沙和向承包商追加保证金。”他是在解释为何KSSB在短短4年,业绩取得大跃升时如此说。至于KSSB是如何计算2012年的收入、盈余和所需支付的专利权,他说,KSSB是依据现有在进行着挖沙的面积单位和今年内有可能开发的新沙场计算得来这些数据。他说,他认为K S S B在业务进展方面经达致目标,不过仍有加强的空间。“KSSB可以开拓其他相关业务,如矿业,因为沙业的需求是有限的。”仅解僱4职员非9人对于传闻KSSB无故解僱9名职员,万阿都哈林否认有9人遭解僱。他说,正式被解僱的仅有4人。他们主要是涉及纪律问题,包括不签署纪律合约、私闯办公室、擅自提高保安费、僱用不合法的公司等而遭停职。“所谓的9人被解僱,可能是合约工人不再受到续约,又或者挖沙合约到期,或者挖沙工程结束。工作结束了,自然就无需工人。”此外,万阿都哈林说,KSSB的非执行董事可以领取董事津贴,执行董事则没有董事津贴可以领取。这也解释了苏海米和阿米鲁丁为何领取高津贴,而身为执行董事的万阿都哈林则没有津贴,他只领取花红。苏海米:负责策划没行政权人民公正党斯里慕达区州议员苏海米声称,他虽是雪州沙石开採管理公司(SEMESTA)董事,却未拥有公司行政权限。他的职务主要负责公司的政策策划,不包括行政管理及执法。除了沙石开採管理公司,他分别担任其他3间公司的董事,包括Double Dignity私人有限公司。但他强调,他不曾向沙石开採管理公司登记及申请挖沙工程。苏海米之前曾遭部落客拉惹柏特拉点名涉及雪兰莪州偷沙弊案。他週一出席雪州政府能力、公信力与透明度特别遴选委员会听证会供证时对指控作出驳斥,并声称反贪会在调查后已还他们清白。拉惹柏特拉在文章中,除了声称拥有雪兰莪州偷沙弊案的最新证据,同时指控苏海米向Double Dignity公司要求5万令吉充作选举开销,以及利用在Double Dignity公司担任的董事身份,向Semesta集团获得挖沙工程。反贪会曾传召录供“2010年7月及8月,反贪会曾传召我录供协助调查,当局在调查结束后,就没有再採取后续行动。”苏海米声称,因为全国大选将近,才会出现许多流言蜚语,企图攻击及污衊雪州政府及民联议员。他说,Semesta集团在2010年曾经拨款数百万令吉,回馈雪州子民。这些拨款包括1000万令吉给雪州“走,去购物”计划;每年100万令吉,协助雪州低收入的贫苦家庭,为他们重建破损家园,修补已严重破损的房子;以及500万令吉作为雪州公务员孩子的升学教育基金等。指柔偷沙情况最严重苏海米声称,不只是雪州存有偷沙的情况,森美兰及霹雳等地区也有,其中柔佛州的偷沙情况最为严重,平均每天都有罗里偷运沙石到新加坡。他说,偷沙的情况自25年前已经开始,而SEMESTA集团的设立主要就是作为管理沙石公司,管制日愈猖獗的偷沙情况。但他指出,该集团并未负责取缔非法沙石矿的工作,通常是由土地局及县议会执法人员负责,必要时还得出动反贪会及警方。根据他了解,土地局及县议会执法人员将不定期进行取缔行动,每天24小时巡逻,维持两週。但是,行动一结束,偷沙集团又故态复萌。但他坦言,SEMESTA集团或有“内鬼”通风报信,导致取缔行动走漏风声。苏海米强调,要杜绝偷沙,各方必须互相合作。他说,近来参与取缔偷沙的执法人员人数已逐步减少,他们也面对没有保险保障及被鎗击的风险。‧2012.03.06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

随机文章

热门文章